下载区 火箭云盘 网盘迅雷 BT最新合集 BT中文字幕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在线区 国产 中文 无码 有码 欧美 动画 高清区 VR 蓝光 无码 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台湾正妹 日韩正妹 中港澳妹 东南亚妹 欧美正妹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同事女友 公车痴汉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淫妻交换































午夜的新娘

2018-10-12   ·   【小说】现代激情
深夜的街头格外的安静,以是深秋时节,一阵轻风吹过忍不住让人感到一丝寒意,街道上一辆车也没有,只有不远处的霓虹灯还一闪一闪的亮着,路口的街灯下一个年轻的少女静静的站着,肉色的丝袜、一条露脐的紧身短裙、再加上一件低胸的短衫实在有些单薄,一双休闲的运动鞋和她的着装很不协调,每当微风吹过少女都忍不住夹紧双腿冻得瑟瑟发抖。一辆黑色的宾利车飞驰而来停在路口,少女上了车很快消失在寂静的夜中。

  我叫谭雪17岁是一名普通的高中女生,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是奶奶一手把我养大的,我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怎样的人,我只知道他们唯一留给我的东西就是一个破败的家,还有就是近乎完美的容貌和体态,1.67的身高、坚挺的胸部、纤细的腰肢、饱满的臀部、在加上一双修长笔直的腿,三维85-62-88接近完美,笑起来我的嘴角会有两个小酒窝,因此认识我的人都说我笑起来很甜,可惜两个月前奶奶重病不起我再也笑不起来了,家里的生计主要靠奶奶的养老金和父母去世后的一点遗产,因此很快就无法再负担如此高额的医药费了。虽然我一直在打零工贴补,但生活的压力还是让我难以承受,三天前我到一家叫风花雪夜的夜总会坐小时工就是搞卫生,两个穿着暴露的女人在一边聊天,“听说了吗一晚就赚了五万。”“恩听说了,早知道都是被男人欺负我也做SM了。”“哈哈小心被虐的叫妈妈。”我站在那发呆自言自语道:“赚的很多吗?”“发什么呆不干活了吗?”一个身穿黑色橡胶紧身长裙的女人走了过来。“对不起华姐。”她叫欧阳?华是这的老板大家叫她华姐。她点了支香烟说道:“小妹妹家里不好过想赚钱是吗?”我点点头,“你是处女?”我接着点头,她给我了一个电话号码说道:“回去好好想想,明白了就给我打个电话,你知道这是什么工作,你这么年轻长得也不错,化化妆一定是个美人,处女可以卖个高价。”“是什么工作和她们一样吗?”华姐笑了一笑:“就是坐台小姐,说白了就是妓女,不过你不一样,说不定可以被那个老板保养,以你的条件处女20万,我帮你联系事成后对半分这是规矩。”说完给了我500元,告诉我要是不想不勉强以后千万不要再到这种地方来,要是想就给她打电话。

  一个无法入睡的长夜,一早我戴着黑眼圈来到医院,奶奶的病是肾脏出了问题。大夫告诉我运气很好,已经找到可以做肾移植手术的比配捐献者,但保守估计也要20万,如果不做奶奶最多只能活2个月。我走进病房亲吻了一下还在熟睡的奶奶,强忍着眼里的泪花离开了医院,我没有电话所以直接来到夜总会,华姐很意外没想到我这么快就有了决定。“我以后也要像那些姐姐一样上班吗?”华姐听了我的事忍不住擦了擦眼泪说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如果有其他方法我不想你做这一行,你可以找电视台请社会帮忙,不过可能来不及,。”她喝了一口红酒脸上恢复了以往的严肃说道:“我可以帮你联系肯出高价的老板,但我不是慈善家至此一次我不收提成。”她点了一根烟继续说:“我不收女员工,你看到的小姐不过是在这里挂名我收提成,这是规矩,因为要是警方找到了我不负什么责任顶多赔点钱懂么,所以如果你真想做我可以联系你,当然你可以拒绝,过普通人的生活。”说完给了我一部手机叫我等电话。就在不久前电话响起来,华姐告诉我客户找到了出价100万,条件是一年随叫随到,而且是SM类的服务说好听是调教,说白了就是被捆绑折磨,她告诉我本来不想接这个,但那个人的身份很特别出价又高所以她决定告诉我,接不接在我,如果放弃可能很难找到出高价的老板,如果同意就按照时间和地点穿的性感一点。我没有犹豫的答应了,因为我要救奶奶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低胸的无袖衬衫和一条短裙,是我上初中时的衣服,现在穿上非常的紧不过应该算性感了,丝袜是以前买的地摊货,但是我实在没有高跟鞋所以就穿了我最好的一双运动鞋。

  凌晨两点我站在指定的地方,一阵阵冷风让我忍不住打着寒战,当那辆豪华的轿车停在我的面前时,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脑袋一片空白只是上了车呆呆的坐着。身边的女人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一身紫色的职业装,紧身一步裙下是一双笔直的美腿,黑色的丝袜一双十公分左右的紫色高跟鞋,制服是V子领低胸,可以看见她被内衣包裹的丰满双乳,脖子上一个金属的项圈和一条白金的红宝石项链格外显眼,菱形的红色宝石闪耀着亮眼的光坠在她迷人的乳沟处,一头干练的短发,瓜子脸薄嘴唇,有一点鹰钩鼻,细长的眉毛,一副银边眼镜下是她冷漠的双眼,她斜眼看了我一下说道:“穿的太不着调了,以后注意点。”她犀利的眼神让我不敢再直视只好默默的低下头。车子停在郊外的一栋别墅,牌子上写着“林公馆”和“私人领地闲人禁止入内”的字样,大门两侧都有持电棍的警卫显得很严肃。下车进到这个像庄园样的房子,大厅金碧辉煌非常豪华,我不停的打着哆嗦现在终于暖和一点了,这里是我只在童话小说中见到过的地方,没想到现实中真的有如此豪华的地方。我被带到二楼的浴室,两个身穿女仆装的女孩帮我脱去衣服,然后拿出一个注射器给我灌肠,天啊这是要哪样,我小时候在医院做过灌肠很难受,但我现在不知所措只好顺从,当着不认识的人排泄真是丢人丢大了,我的脸一下红的像番茄,好在她们都是女孩子不然我真的要找地缝钻进去了,反复几次的灌肠我的肠道被冲的干干净净,“为什么要做这个”一个女孩笑着说:“以防万一,要是主人想要爆菊的话不用担心不干净了。”“爆菊难道是只在哪里做”我的脸更红了不敢再想,然后我泡在浴缸里真好舒服,紧张的神经放松了很多,洗完后两个女孩帮我除去体毛,身体一下光溜溜的,尤其是私处变得好敏感,这时之前的女人那着一件衣服和一些奇怪的东西走了进来,一件皮质的胸衣让我的双乳凸显出来,本来就纤细的腰肢被束缚的更加可怜,好像随时会折断一样让我喘不上气来,橡胶的吊带袜把我的双腿从脚到大腿根紧紧的包住,可能是尺寸太小穿的时候尽管涂了润滑油还是费了很大的力气,也因如此我的双腿几乎不能弯曲,我被带到一间大卧室,只有壁灯亮着显的很昏暗,但还是可以看出布置的很豪华,我躺在一张三个人睡都不会挤的大床上,双手的手腕被皮质的腕扣锁在一起固定在床头,双腿打开成大字型,双脚被皮扣和锁链分别锁在床脚的两边,锁链很短确保我无法并拢双腿,说实话别说并拢双腿就是想弯一下放松放松也不可能实在太紧,穿制服的女人走过来抱住我的头让我把一大杯凉水喝了足足有半升,然后她取出一个金属的底部有一个拉环的塞堵说道:“憋尿会让你变得更紧主人会喜欢的,所以就是憋暴了也不能尿出来,绝对不许说自己想尿尿知道吗。”然后用力将塞堵插进我的尿道,“啊好疼,那里怎么可以这样。”我忍不住叫了出来。然后一个口球塞住了我的嘴,两边的皮带在脑后紧紧的锁住,她取出一个金属的无绳跳蛋放在我的阴蒂处,用一条不算宽的皮带固定,一头扣在胸衣后腰的地方,另一边穿过身前胸衣下方的金属环,她用力的束紧皮带直到勒紧我粉嫩的肉缝里才停手,用一把小锁锁上,然后她打开了跳蛋,下体最敏感的地方从来没有被这么刺激过,我开始不由自主的挣扎起来嘴里发出“呜呜”的抗议声。女人面无表情的说道:“这是自动挡不会让你高潮的,不过能让你更好的进入状态,你应该感到感激我没有用春药,因为主人不是很喜欢,最后提醒你别挣扎了,不然万一主人回来了你已经没有力气了,对了如果主人不回来明天早上9点我会放你回去,在这之前除了主人不会有任何人进来,好好的耐心等着。”

  昏暗的卧室一个少女像待宰的的羊羔一样被捆绑在床上,嘴里发出一丝丝微弱的“呜呜”声,一切静的让人心慌,不知所措的我就这样等待着,等着买下自己的人回来享用他的猎物。一阵难以忍受的震荡再次袭来,我也被无情的带回现实,这是第几次了一会就停,要么不要闹要么就别停,这一刻我感觉自己真的好淫荡竟然在想这个,从小到大第一次被人绑,现在竟然希望那个不认识的男人赶紧出现,真想自己打自己一个耳光,但我也开始担心起来,要是那个人不回来我是不是真要到早上9点,天啊!我想尿尿啊!早知道这么变态我洗澡时就该排空我的小肚子,被冻了那么久早就想去嘘嘘了,可是上了车由于紧张害怕竟然憋回去了,现在想去晚了,而且被那个女人灌了一大杯凉水,肚子都有点憋鼓了,要不是被堵住早就尿出来了吧?我试着用力感觉尿液就在尿道口但无法排出,没力气了我一放松原本快要释放的水又倒灌回了膀胱,痛的我再次挣扎了一下,我闭着眼心里暗暗诅咒:“那个女人尽管不知道你叫什么,但我谭雪诅咒你从今以后天天尿床。”是不是太邪恶了不知道我会不会更糟。这时门打开了,我的神经一下紧张起来连大气都不敢喘,是一个男人,大概有1.9的样子很高,他靠在门上手里拿着一瓶红酒,太昏暗我看不清他的脸,但知道他很年轻应该很英俊。身边跟着之前的女人扶着他:“怎么喝了这么多啊,今晚就不要了吧,”“走开,这里没你的事了。”男人将女人推了出去关上了门。他慢慢的脱掉衣服一丝不挂的躺倒我的身边,我吓的紧紧闭着眼不敢看,他搂住我亲吻我的脸颊,我感觉他力气很大,可以感觉出他健硕的肌肉。“怎么紧张吗?叫什么……不说话,哈哈哈,对不起你嘴被堵上了。”他拿掉了我的口球,然后深深的吻了我一下,舌头交错我闻到强烈的酒气让我感觉恶心,我的初吻啊就这么失去了,他用力扯下我下体的皮带,没等我反应一个东西就进入了我的身体,好大好痛我忍不住叫了出来“啊、、、啊不要、、、、不”那个物体开始剧烈的在我体内撞击,好像要把我刺穿一样,疼痛的瞬间我感觉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快感,一股液体从我的下体飞溅而出,我紧紧的攥住拳头这就是生理课上说的高潮吗?我已经不想思考了,我闭着眼忍受着、享受着,随着男人的动作迎合着不由自主的淫叫着:“啊啊、、、、啊”直到感觉一股液体冲进我的体内,瞬间下体有一种饱满的感觉。“还不够,真爽在来一次。”他拍拍我鼓鼓的小肚子:“原来你憋着尿啊,哈哈哈果然够紧,那就在紧点。”他用手掐住我的鼻子,我张开嘴想要呼吸,可是迎来的不是空气而是红酒,我没喝过酒,第一次喝竟然是被灌的,我挣扎着想要摆脱可惜没用,酒洒的到处都是床单也湿透了,不过至少有一半被我装进了肚子,我的头好晕天旋地转,没等我喘过气男人开始又一轮的侵袭,我无法忍受叫着:“停下我要尿尿,在做会坏掉的……啊!”我的双手挣断了锁扣,双手紧紧抱住男人,甚至指甲抓进他的肉里,但男人没有停下,一阵强烈的快感让我失去了知觉。

  我张开眼睛,天已经大亮,我依然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只不过皮铐换成了冰冷金属锁铐,下体经过昨晚的刺激现在还隐隐的疼痛,一股强烈的尿意袭来我是憋醒的,我挣扎了一下被锁着的手脚一下被卡的很疼,我哭了:“我要尿尿,来人呢……呜呜……求求你们让我尿尿吧。”昨晚的女人走了进来坐在我身旁:“你力气挺大的,竟然把主人弄伤了,要不是主人不介意我非活活憋爆你不可。”她解开了我的捆绑拿着一个量筒说:“尿在这里吧。”我顾不上羞耻了,用力拔出了尿道的塞堵,好疼一定是发炎了,黄色的尿液一涌而出。“1.6升挺能憋的。”她说道:“去洗个澡然后回到这里。”两个女仆扶着我来到浴室,我泡在浴缸里感觉自己好脏,这就是男人吗?女人的性福就是这样的好可怕。当我回到卧室更可怕的东西在等着我,女人手上拿着一条内裤,只不过这条内裤是金属的。“穿上它大小便会受到一点限制,不过不影响主要是防止你自慰,还有就是和别的男人乱搞。”她说完就给我穿上了。有点紧很难受,但更难受的是她把我当什么了,我是那种会找男人的下贱女人吗。不过我没有说出口,然后她取出一个大杯子装满水,将两个药片放进去很快就溶解了。“喝了她,这是命令可以防止你怀孕,从今以后每天早晚各两次,不过你不用担心副作用很小,只要停止服用很快就可以恢复生育能力。”原来她昨晚给我喝的就是这个。最后她给我一个箱子里面装了几件漂亮的衣服。“你的穿着太不像样,以后再来就穿这些衣服明白吗?还有做为处女的报仇也在里面。”我默默的点点头。

  车子把我送回了家里,我马上打开箱子5、6件漂亮的衣服和服饰,这是我只能在商店橱窗里才能看到的,但眼下我无意欣赏,衣服的下面是整整20万现金,我看着这些钱流下了伤心的眼泪,当天我不顾下体的疼痛把钱送到了医院,奶奶有救了,不过医生看到这些钱时还是迟疑了一下,但看到我羞愧的表情后就没再追问只是摇了摇头。放松下来的我病倒在床上发了高烧,大夫告送我是妇科病,嘱咐我房事不要太剧烈,什么啊,做男人真好蹬蹬腿就享受了,而女人却要承受强加在自己身上的痛苦,休息的几天太平无事,我也回到了学校准备不久后的寒假末考,就在一切似乎平静的时候,那让我灵魂出窍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明天傍晚19点国际商务酒店701套房。”明天是周末我倒是有时间,但这么突然一点预兆都没有,他到底把我当成了什么,想到这我有点委屈但更多的是气氛。

  我穿上条吊带的粉色连衣裙,因为正好和一双粉色的10CM高跟鞋配套,一件米黄色的女式大衣加上一条白色的围巾,要是不说没人会知道这个一身名牌的美人竟然是个穷学生。酒店的服务生为我打开大门,从来没有体会过这样服务的我一下有点不好意思,穿10cm高跟鞋还很不习惯走路有点踉跄,进到大厅这是只有有钱人才能来的地方,我深吸一口气来到服务台,服务生带我来到701套房,我心情很复杂也很紧张,服务生离开后我敲了敲门。“请进”一个清亮而又有磁性的声音让我心里一紧,难道不是上次的男人?我推开门走了进去,客厅里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白色衬衫、白色皮鞋、打着浅蓝色领带的年轻男人站在沙发旁,黑亮的短发、细而浓的眉毛下是一双黑亮有神的眼睛,高挑的鼻梁红润的嘴唇。好美他是白马王子吗?“请坐”我不自觉的听从他的话不由自主的坐下。“上个星期我酒醉失态,对不起,我相信我可以弥补你。”原来真的就是之前的男人,太不可思议了。“没什么,我已经没事了谢谢。”他是关心我吗我好紧张说道:“对不起我上次还不知道你是谁。”男人轻轻的微笑:“我不想你知道,就像我不想知道你一样,我们的关系只是金钱的合同,我付钱你满足我。”我低下头没有说话“我只想告诉你上次的事很抱歉,我会额外给你一些补偿,但我们只在子夜相识,当阳光照进来我们就不在认识对方,你可以明白吗?”我哭了点点头哽咽的说道:“我知道,我只是在晚上出现为你提供服务的下贱女人。”他犹豫了一下慢慢坐下搂住我说道:“下贱?我不认为,你很美,真的,比我之前的女人都美。你用自己的工作赚钱没有什么下贱的,你是高贵的。”他亲了一下我的额头说:“只是我不能给你什么名分,但如果可以安慰的话你是我午夜的新娘,我不会容忍其它人伤害你,我会保护你直到分手的那一天。”我抬起头看着他:“午夜的新娘,谢谢我明白只是不愿意接受,你是我此生第一个男人,我希望我永远都是你的午夜新娘。”我吻住了他的嘴唇这一刻感觉真好。